49898 危機席卷百億美元教育科技巨頭,換帥、裁員、估值縮水的 Byju's 會好嗎?
  • <input id="cuea8"><samp id="cuea8"></samp></input>
  • <bdo id="cuea8"><optgroup id="cuea8"></optgroup></bdo>
  • <u id="cuea8"><samp id="cuea8"></samp></u>
    服務熱線:400-858-9000 咨詢/投訴熱線:18658148790
    國內專業的一站式創業服務平臺
    危機席卷百億美元教育科技巨頭,換帥、裁員、估值縮水的 Byju's 會好嗎?
    多鯨 ·

    多鯨編譯

    5小時前
    沒有人相信 Bansal 兩人創建 Flipkart 并不是為了成為沃爾瑪有吸引力的目標。同樣,如果沒有 Byju,Byju‘s 也可能生存甚至繁榮,但這并不會削弱 Raveendran 和 Gokulnath 的遺產。
    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“多鯨”(ID:DJEDUINNO),作者:多鯨編譯,投融界經授權發布。

    印度教育科技公司 Byju‘s 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比優·拉文德蘭(Byju Raveendran)24 日告訴員工,他會繼續擔任公司的首席執行官,堅稱緊急股東大會罷免自己的決議無效。這家 2022 年底時估值達 220 億美元的公司目前估值縮水近 99%。

    2 月 23 日,部分股東投票決定將拉文德蘭及其家人驅逐出董事會,他們指責拉文德蘭管理不善。當地法院暫未裁定決議生效,聽證會可能會在本周舉行。

    2 月 27 日,班加羅爾國家公司法法庭(NCLT)見證了教育科技巨頭 Byju’s 的四名投資者與公司現任董事會之間的激烈對決。投資者聲稱公司要求供股的舉動是違法的,并要求暫緩執行,而公司董事會則辯稱投資者在給公司制造障礙。預計 NCLT 將在短期內根據臨時指示繼續審理此案。

    一周之內,Byju‘s 風云變幻。未來,這家教育科技巨頭公司的命運將走向何處?換一個新“帥”,能解決公司長期以來懸而未決的問題嗎?還有哪些問題需要解決,才能說 Byju’s 已經萬事大吉?

    危機席卷百億美元教育科技巨頭,換帥、裁員、估值縮水的 Byju's 會好嗎?

    在了解 Byju‘s 可能發生的變化之前,必須澄清一點,那就是該公司在據說十分混亂的特別股東大會(EGM)上通過的決議還不是最終決議。正如本周早些時候報道的那樣,卡納塔克邦高等法院對此事有最終決定權,并可能在 3 月 13 日做出裁決。

    在周六(2 月 24 日)致員工的一封信中,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 Byju Raveendran 聲稱:“我將繼續擔任首席執行官,管理層保持不變,董事會也保持不變。換句話說,Byju’s ‘一切照舊‘?!?/span>

    信中詳細描述了臨時股東大會的違法行為,以及決議的通過違反了公司章程和股東協議(SHA)。信中以華麗的辭藻結束,這也是 Byju Raveendran 近幾個月來的典型措辭。他聲稱:“再次強調,關于解雇我的傳言非??鋸?,而且非常不準確?!?/span>

    但讓我們假設這些并非夸大其詞。當新的集團首席執行官或董事會上任后,Byju’s 是否就能反彈?

    危機席卷百億美元教育科技巨頭,換帥、裁員、估值縮水的 Byju's 會好嗎?

    由投資者主導的特別股東大會的一個奇怪之處在于,它并沒有直接解決 Byju‘s 的根本問題。公司的問題不在于領導層,而在于經審計的財務數據和現金儲備不清晰。

    據 Inc42 本月早些時候的獨家報道,這家教育科技巨頭預計在 23 財年的總收入約為 6500 億印度盧比,而在當前財年的前六個月(24 財年上半年),它的收入已達到 3500 億印度盧比。

    但這些都是未經審計的數字。鑒于公眾還不清楚 23 財年和 24 財年的財務狀況,公司的狀況是否可能比投資者在股東特別大會前認為的更糟?

    據說,該公司目前的月銷售額接近 200 億印度盧比,但由于與非銀行金融公司(NBFC)貸款人的合作關系中止,收款方面的挑戰依然存在。

    由于 WhiteHat Jr 和其他虧損并購繼續拖累公司,Byju’s 的 22 財年的凈虧損同比激增 81%,達到 82.452 億印度盧比(接近 10 億美元)。22 財年,這家初創公司的總支出幾乎翻了一番,達到 1366.8 億印度盧比。

    無論是誰掌管公司,首先都需要解決這一嚴重失衡的問題。2 億或 3 億美元的供股并不能拯救公司,只能讓公司多維持幾個月。

    一位來自班加羅爾的投資者提出了另一個有趣的觀點:Byju‘s 用 3 億美元能做什么,而它在過去兩年中用 150 多億美元卻做不到?

    與定期貸款 B 和戴維森-坎普納(Davidson Kempner)的單獨貸款相比,供股只是杯水車薪,甚至不足以維持 Byju’s 的核心在線學習業務的運轉,更不用說線下業務(比亞喬教學中心、Aakash)或高等教育(Great Learning),以及小白帽(WhiteHat Jr)或美國 Epic 等子公司。

    盡管自 2022 年以來進行了多輪裁員,公司目前仍有超過 35000 名員工。這本身就是公司每月的巨額開支,而 3 億美元對于這樣的員工基數來說并不劃算。

    尤其是小白帽公司,自身虧損嚴重,有什么計劃來改變這種狀況?Byju‘s 在 22 財年借給 WhiteHat Jr 25.2640 億印度盧比,其中 17.3505 億印度盧比截至 2022 年 3 月 31 日到期。

    22 財年,這家編碼教育科技初創公司的收入下降了 25% 以上,從 484 億印度盧比降至 356 億印度盧比,WhiteHat Jr 的獨立虧損也從 1690 億印度盧比增至 2692 億印度盧比。公司本身的虧損額為 26.90 億印度盧比,超過 3 億美元。

    盡管白帽收購案是印度初創企業生態系統中最大的交易之一,但對 Byju’s 來說,它的表現仍然不盡如人意。

    雖然管理層與投資者之間的糾紛遠未解決,但在財務狀況極其糟糕的情況下,潛在的新任首席執行官又能做多少呢?此外,新任首席執行官并不能在一夜之間解決問題;無論誰掌管公司,都需要熟悉運營情況,融入公司文化,甚至可能重新調整一些關鍵管理職位。

    2023 年 9 月,公司迎來了新任印度首席執行官阿爾瓊·莫漢,但過去幾個月出現的問題要求集團所有子公司都要有新的領導人。

    危機席卷百億美元教育科技巨頭,換帥、裁員、估值縮水的 Byju's 會好嗎?

    回顧過去幾個月報道的 Great Learning、Aakash 和 Epic 的潛在出售,能夠看清一些 Byju‘s 的動向。

    首先是 Aakash。曼尼帕爾教育和醫療集團(MEMG)董事長蘭詹-帕伊(Ranjan Pai)去年向比 Byju’s 的線下輔導實體注入了 3 億美元的債務,并將其轉換為 40% 的股權,因此成為了 Byju‘s 的白衣騎士。

    有報道稱,他很可能在一段時間內再向該公司注資 6000 萬美元,而他已經是該公司的最大股東。Prosus 是 Byju’s 母公司 Think & Learn 的主要外部投資者,曾就后者將 Aakash 債務轉為股權一事向派伊(Pai)發出法律通知。

    Prosus 也是向 NCLT 提出起訴 Raveendran 和聯合創始人 Divya Gokulnath 管理不善和隱瞞事實的投資者團體的一員,他們對 Byju‘s 失去對 Aakash 的控制權表示擔憂。

    鑒于派伊持有公司股份,他和 MEMG 處于接管 Aakash 的最有利位置,尤其是在 Byju’s 融資失敗的情況下。在這種情況下,Byju‘s 新任首席執行官或董事會不太可能對 Aakash 的事態發展產生任何影響。

    Byju’s 在 2021 年以 6 億美元收購的 Great Learning 的所有權也存在不確定性。根據臨時股東大會通知,Byju‘s 的投資者對管理層所謂的未能披露 Great Learning 于 2022 年 4 月發出的違約通知及其對集團價值產生重大影響的后果尤為不滿。

    鑒于該違約通知,Byju’s 是否完成了 Great Learning 的交易尚不清楚,正如 Blackstone 對該公司未遵守 Aakash 交易條款提出質疑一樣。

    Byju‘s 及其投資者均未回應有關違約的問題,但去年 10 月有報道稱,Great Learning 創始人 Arjun Nair、Hari Nair 和 Mohan Lakhamraju 與投資者進行了談判,希望從 Byju’s 手中回購公司。如果可能的回購得以通過,三位創始人正在與一個投資者財團談判額外的股權。

    總部位于美國的 Epic 公司也在 Byju‘s 的砧板上,Byju’s 希望出售該公司,但很可能難以賣出它為這筆交易尋求的 4 億美元估值。

    正如我們在特別股東大會前所寫的那樣,Byju‘s 多年來的各種收購已被證明是一場代價高昂的致命賭博。事實證明,這些高價值的收購都沒有給公司帶來任何負擔,而且現在由于財務狀況不佳,公司還失去了對其中一些資產的控制權,而這些資產曾經是很有前途的。

    即使 Byju Raveendran 被投資者從首席執行官的位置上趕走,這些收購仍將是潛在的新管理層非常頭疼的問題。

    危機席卷百億美元教育科技巨頭,換帥、裁員、估值縮水的 Byju's 會好嗎?

    Byju’s 可能會在當前的惡性競爭中幸存下來,拉文德蘭可能最終只是一名股東而不是首席執行官,但人們對這位曾經聲名顯赫的創始人的“遺產”存在疑問。

    我們不要忘記上周媒體曝光的骯臟事件。如果高等法院駁回該公司的請求,這場爭斗很可能會繼續下去,并將進一步損害該公司的形象。

    就在管理層與投資者爭論不休的時候,卻沒有人談論客戶。在接下來的幾周里,該公司是否會向更多用戶退款?而新客戶的獲取對 Byju‘s 來說可能會變得異常困難,從而進一步危及公司的生存。

    有些人可能會說,創始人需要離開,以保護他們的遺產、印度科技經濟和初創企業生態系統的積極軌跡。

    但事實是,Byju’s 之所以能在 2022 年之前取得如此輝煌的成就,離不開拉文德蘭的品牌價值和領導力。新任首席執行官可能會挽救公司,但他被取代的事實是否會玷污拉文德蘭的“遺產”呢?

    正如許多投資者在過去兩年中在公司治理丑聞中告訴我們的那樣,創始人需要意識到,在外部專業首席執行官必須介入之前,他們只能帶領公司走這么遠。尤其是當公司的發展遠遠超出任何人的想象時 在早期階段。

    Flipkart 被沃爾瑪收購后,創始人 Sachin Bansal 和 Binny Bansal 離職,Kalyan Krishnamurthy 接任。由于巴拉特佩 (BharatPe) 的治理問題,阿什尼爾·格羅弗 (Ashneer Grover) 被解除了董事總經理職務,蘇海爾·薩米爾 (Suhail Sameer) 在短短一年內就辭去了首席執行官職務,具有相關金融服務經驗的專業管理人員介入。

    我們預測,到 2023 年,整個生態系統對可持續性和盈利能力的關注將迫使規?;某鮿摴境絼撌既说脑妇?,尋求運營效率。面臨貨幣化或盈利挑戰的成長型和后期初創企業需要改變立場,而公司治理崩潰則要求投資者遏制創始人對運營的影響。

    但這并沒有玷污創始人本身的遺產。例如,沒有人相信 Bansal 兩人創建 Flipkart 并不是為了成為沃爾瑪有吸引力的目標。同樣,如果沒有 Byju,Byju‘s 也可能生存甚至繁榮,但這并不會削弱 Raveendran 和 Gokulnath 的遺產。

    海外企業 教育科技 發展危機
    評論
    還可輸入300個字
    400-858-9000
    免費服務熱線
    kefu@trjcn.com
    郵箱
    09:00--20:00
    服務時間
    18658148790
    投訴電話
    投融界App下載
    官方微信公眾號
    官方微信小程序
    Copyright ? 2024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(www.njmingyou.cn) 版權所有 | ICP經營許可證:浙B2-20190547 | 浙ICP備10204252號-1 | 浙公網安備33010602000759號
    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留下街道西溪路698號15號樓509室
   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trjcn.com版權所有 | 用戶協議 | 隱私條款 | 用戶權限
    應用版本:V2.7.8 | 更新日期:2022-01-21
     安全聯盟
    在線客服
    手機APP
    微信訂閱
    亚洲国产成人久久精品动漫_亚洲一区二区欧美日韩_国产最爽的乱淫视频国语对白_99精品国产高清一区二区麻豆
  • <input id="cuea8"><samp id="cuea8"></samp></input>
  • <bdo id="cuea8"><optgroup id="cuea8"></optgroup></bdo>
  • <u id="cuea8"><samp id="cuea8"></samp></u>